环球贸易
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贸易
亚投行“朋友圈”扩至44国
2015-05-20 21:33:29   来源:  作者:  【

 中新网北京331日电 (记者马学玲最新消息显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目前已增至30个,另有14个国家也已提出了正式申请。今天将是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申请截止日期,在最后一天时间里,“朋友圈”会否再度扩容,尤其美日方面会有什么动向,牵动全球目光。

亚投行“朋友圈”扩至44

来自中国财政部的最新消息显示,330日,埃及、芬兰、俄罗斯正式宣布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并向中方提交了书面确认函。

中新网记者注意到,埃及是首个向亚投行提出正式申请的非洲国家。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宇燕对此表示,“埃及在非洲有独特的地位和作用,它的申请加入,将使得亚投行更具代表性。同时,也表明亚投行是一个开放性的组织。”

亚投行是由中国倡导筹建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20141024日,中国、印度、新加坡等首批21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署了筹建亚投行备忘录,随后印尼、新西兰等国家陆续加入。

中新网记者统计,截至330日,亚投行“朋友圈”已扩容至44个国家,涉及亚洲、非洲、欧洲、南美洲、大洋洲。

其中,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已增至30个,包括孟加拉国、文莱、柬埔寨、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约旦、哈萨克斯坦、科威特、老挝、卢森堡、马尔代夫、马来西亚、蒙古、缅甸、尼泊尔、新西兰、阿曼、巴基斯坦、菲律宾、卡塔尔、沙特阿拉伯、新加坡、斯里兰卡、瑞士、塔吉克斯坦、泰国、英国、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

除了已经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30个国家之外,另外还有14个国家已经提出了申请,分别为法国、德国、意大利、土耳其、奥地利、韩国、俄罗斯、荷兰、巴西、格鲁吉亚、丹麦、澳大利亚、埃及和芬兰。

连日来,尤其是英、法、德、意等欧洲国家的加入,搅动全球舆论。

“多个西方大国申请加入亚投行,主要是基于利益的考虑。”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对中新网记者表示,当前欧洲经济比较微妙,欧债危机尚未解决,美元升值对欧元形成压迫,且欧盟刚刚推出“欧版”量化宽松,在此情况下,欧洲国家迫切需要寻求扩大国际市场的支持。

“亚投行超出很多人的想象”,张宇燕对中新网记者分析,亚投行之所以这么“火”,实际上是因为这一倡议本身反映了世界的需求,那就是顺应了基础设施投资的潮流。

今天,将是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申请截止日期。在最后一天时间里,亚投行“朋友圈”会否再度扩容,各方关注。

美国财长“敏感时刻”访华

在英、法、德、意等西方大国纷纷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的背景下,连日来,美国的态度颇受关注。而就在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日期的前一天,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作为美国总统特别代表访华。

30日下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了雅各布·卢。在会见中,雅各布·卢表示,欢迎中国在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愿在双边和多边领域加强相关合作。

虽然没直接谈及亚投行话题,但外界还是普遍把亚投行视作美国财长此行的关键议题,更时刻关注着美国是否出现在即将公布的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名单里。

张宇燕分析,随着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的猛增,尤其一些“盟友”的加入,美国有一种被孤立的感觉。在张宇燕看来,雅各布·卢此次中国之行,首先是表态,表明至少不反对这些国家加入,另外可能也是想进一步了解亚投行的建行原则,特别是内部治理结构等。

“从我们跟美方一些智库、专家学者的接触来看,美国对亚投行是有疑虑的。”张宇燕说,所以,中国也可以借此机会进一步阐明,亚投行与“一带一路”是什么关系,与既有世界金融机构时什么关系。

“当然,这也是为美国将来采取下一步行动做准备。”张宇燕说。

张宇燕分析指出,目前全球基础设施实际上还是不足的,如何通过金融的手段,把已有的储蓄资金转化成基础设施建设,为全球经济的长期增长做出贡献,这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亚投行的这一倡议是得到世界的欢迎的。在此情况下,美国如一位反对甚至冷嘲热讽,实际上是在孤立自己,所以调整政策也是很自然的。

除了美国,日本对于亚投行的态度,亦是备受关注。

尽管媒体尤其日媒有诸多报道,但日本政府方面至今尚无明确表态。

“日本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可能还是取决于美国,恐怕还是要与美国共进退。”张宇燕说。

张宇燕分析,另一方面,亚投行毕竟是中国倡导的,现在中日关系气氛确实不好,这对日本决策可能也有一定的影响,“但就大的趋势而言,你要不加入,你最终肯定会被孤立。”

中方连续解疑释惑

亚投行筹建进展引起全球目光,最近,中国财政部也接连出面回答外界关心的热点问题。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20日集中回应七大热点问题。他首先明确了亚投行的“时间表”:根据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达成一致的时间表,各方将于今年年中完成亚投行章程谈判并签署,年底前完成章程生效程序,正式成立亚投行。

楼继伟进一步谈到,为确保各方在今年6月底前完成章程谈判并签署,各方商定将2015331日作为接收新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的截止日期。不能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的国家以后仍可以作为普通成员加入亚投行。

对于外界关心的“亚投行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是什么关系”这一问题,楼继伟指出“是互补而非竞争关系”,并表示,中国将一如既往地支持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在促进全球减贫和发展事业方面做出积极贡献。

针对部分国家对于亚投行在治理结构等方面标准的关切,楼继伟表示,治理结构是亚投行章程中最重要的部分,目前各方正在进行磋商。亚投行将设立理事会、董事会和管理层三层管理架构,并将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确保决策的高效、公开和透明。

谈及如何看待亚投行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关系时,楼继伟则表示,亚投行将致力于促进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其中包括“一带一路”沿线亚投行成员国的相关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两者有交集,但也有所不同。中方也非常欢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积极参与“一带一路”相关项目。

325

,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主席、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再度回应外界关切。

他透露,根据去年10月签署的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各方已一致同意将总部设在北京。关于是否在其他国家设立区域中心以及未来高管设置等问题,各方将根据未来亚投行业务开展情况协商确定。

被问及如何评论“中国放弃在亚投行的一票否决权以换取欧洲国家支持”的相关报道时,史耀斌指出,亚投行决策机制和股份分配是亚投行章程的内容,目前各方正在进行磋商。亚投行是互利共赢的倡议,是对现有国际经济秩序的有益补充,将遵循公开、透明、高效的方式建立一个全新的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将按域内和域外划分其成员,随着成员国数量的逐步增加,每一个成员的股份比例都会相应下降。所谓中方寻求或放弃一票否决权是一个不成立的命题。

在答问中,楼继伟和史耀斌均被问及与美国、日本相关的话题。两人均表示,在筹建亚投行过程中,与美国、日本相关部门一直保持沟通。中方欢迎域内外国家积极参与亚投行筹建,同时也将尊重他们是否加入以及何时加入亚投行的决定。

楼继伟和史耀斌均强调,无论相关国家是否加入亚投行,中方都愿继续和相关各方在一些多双边经济对话机制下加强沟通以及同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现有多边开发机构开展合作。()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政府扶持资金,由“补”改“投”..

Copyright ◎ 2015 capccd.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04102号
中国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促进会金融与贸易委员会 版权所有